集团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香腮雪 · 古人的点妆之术

香腮雪 · 古人的点妆之术

  • 分类:集团新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3-10-17
  • 访问量:957

【概要描述】

香腮雪 · 古人的点妆之术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集团新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3-10-17
  • 访问量:957
详情

"平儿倒在掌上看时,果见这粉轻、白、红、香四样俱佳,

拍在面上也容易匀净、润泽,不象别的粉那样涩滞。"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红楼梦》

 

这是曹雪芹借笔下角色对明清时化妆品的描述,不过言语二三,就已然让如今的我们窥见了属于那个时代的潮流,轻薄,细白,萏红,雅香,曹雪芹不愧为写尽女儿家娇妍百态的执笔人,他将女儿家写的精致,细腻,恍惚间就嗅到了百年之前的脂粉香气。

 

千娇百媚,尽态极妍,昔有寿阳公主落额梅妆,后有宫中娇女螺笔描眉,在妆点容颜的研究上,悠悠千载间的万艳千红总是秉持着相同的态度,妆罢留春,款款大方。

 

所以,那些广为人知的点妆工具,渊源可追溯的过往,可谓远之又远。

 花黄 

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。

 

《木兰辞》中这句诗,提到了两个古时女子的点妆之物,即铜镜与花黄。

 

铜镜无需过多笔墨,其中花黄则指的是汉族妇女的面额妆点之物,又被称为“鹅黄”、“贴黄”,它是用黄色的染料染额,或是用黄色的额妆画贴额而得名,是风靡汉时的美妆产物,而《木兰辞》一诗,亦是出自汉乐府,是为乐府双壁之一。

 眉笔 

拂镜浓画眉,临风高绾髻。

 

浓画眉,螺子黛,指尖轻轻挽,眉间细细扫,不肖几时,或是细如春风裁柳,或是英如翅破长空,各式各样的眉形便已画好,给描妆女子填上了几分娇憨或铿锵,让她们在各自的领域里,熠然生辉。

 口脂 

朱唇皓齿娇春风,口脂面药生颜色。

 

有了花黄与眉笔,便少不得画龙点睛的口脂,口脂没有明确的界定,有时与胭脂共用,轻蘸点涂,有时是口红纸,花汁染纸,用时含于唇上轻轻一抿,便是一抹艳艳朱红映于冰齿之上,娇含春风,津生口齿。

 胭脂 

胭脂腻,粉光轻。正新晴。枝上闹红无处著,近清明。

 

全妆罢,姑娘面上新晴,只消蘸取一指胭脂揉开覆面,就是半遮半掩的怯美之妆。不施粉黛已是粉雕玉琢,素手点罢就是枝上新红,姑娘家或是绿萼,或是木槿,或是芍药,或是牡丹,自古以来便是各自成春,指摘无处。

窗头初晓,云自轻摇,一枝春枝探窗过,牵扯了美人扫眉云袖。

 

千年时光恍过,芙蓉如面柳如眉,岁月激荡如歌,花开各绽,为欢几何。

 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更多资讯

【华夏千秋】芒种耕耘麦成浪,风吹岐香夏始芒

【华夏千秋】芒种耕耘麦成浪,风吹岐香夏始芒

万物始茂,迎夏而立 这是人不闲、地不荒的时节 亦是希望充盈、力量充沛的时节 今时挥洒汗水 未来心想事成
2024-06-05
【华夏千秋】谷雨叶新夏已近,浅酌岐香觅韶光

【华夏千秋】谷雨叶新夏已近,浅酌岐香觅韶光

谷雨落,春将逝 酌岐香,祝东风 品尝节气交替更迭后的佳酿 与春天告个别 趁嫩叶正密,阳光正明 尽情沁醉如梦的春日芳华!
2024-04-19

联系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凤城七路西北国金中心A座13层

咨询电话:029 -89298003   029-86216962

©陕西五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    陕ICP备2021012623号-1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西安

搜索
确认
取消